• 精神文明
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企業文化 > 精神文明 > 正文
    韶華測風霜 山河繪無疆
    信息來源:地調院 張海彤       發表時間:2020-03-26 16:11:30       閱讀次數:
      

    韶華測風霜,山河繪無疆
    地調院  張海彤
    望著濕漉漉的鞋子,我的同事小王神情木然。
    當初來到這個地方,壓根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,所以他只帶了一雙登山鞋。現在,這唯一一雙能出野外的鞋子已經在幾分鐘前光榮掛彩,由于這里的氣候很潮濕,幾天之內根本晾不干,因此,小王叫苦不迭。
    少頃,他像是拿定了主意,猛擊了一掌身旁的樹干,斬釘截鐵地說道:“就算濕著鞋子,我也堅決要把三調做完!”
    幾個月前,中陜核工業集團地調院測繪分公司的隊伍來到了紫陽縣,接受國土局的派遣,要將整個紫陽的圖斑修改完,小王和我便是其中的成員。此處山高水闊,險象環生,相對其他地區而言,雖然這里的自然生態得到了較好地保留,可是同時卻有很多來自原始大自然的困難:隨處可見的滑坡、帶刺的植物、兇猛的野豬、嚇人的毒蛇······前來做三調的同志們大都來自平原地區(包括我),以前哪里感受過這種險惡之境啊!不過話說回來,既然我們來了,那就要把工作做好,為了國家的建設,受這些苦也是應該的。
    這天,摩托車小哥載著小王來到了劉家河村。七月的天氣,正是驕陽似火,烈日當空,路上行人寥寥,但覺熱浪滾滾。由于在摩托上一直兜風,小王還沒有體會到天氣的熱辣,當他下了摩托時,便感周身燥熱,走了幾步,幾乎頭暈目眩。小王不顧身體的不適,只身徒步登山,在十幾分鐘后迅速趕到了山頂,拿出圖紙和筆,把四周的地貌熟練地勾畫了出來。在山的另一邊有一個舉證點,小王將圖畫好之后,便下山趕往該處進行舉證工作。山下有一條小溪,小王順著山路一路小跑,到了小溪跟前,此時他發現這條小溪阻住了舉證點的去路。所幸小溪上有幾塊大石頭,可以借助石頭橫跨而過,于是小王小心翼翼地踏著這些石頭,一步一步走到了對岸。
    天氣愈發炎熱,小王已經汗流浹背,他彎下腰,蹲下身子,用溪水洗了把臉,頓覺清爽無比,猶如甘泉滋潤著他的臉頰。良久,小王覺得先前的灼熱感逐漸退去了,于是他站起身來,準備繼續趕路,就在他剛剛站起的時候,血液立時下涌,小王一陣恍惚,站立不穩,一下子跌進了小溪里······
    以上就是這天發生在小王身上的事情。其實,這樣的事情在我們三調人員身上時有發生,已成家常便飯。不過,相比起其他的困難,這件事情只能算是皮毛而已。
    秋季陰雨連綿,雨后的山路上滿是如雪般光滑的苔蘚,上山很難,下山更難。
    一天清晨,我沿著下了一夜雨的山路尋舉證點,小路很窄,泥土很滑,我步步小心,每一腳踩穩之后才敢邁出下一步,就這樣緩緩而行,走了很長時間。這個點在地圖上直線距離不是非常遠,但是找起來卻是左折右轉,很費時間,剛過了一條溝,又踏上了另一條溝,剛過了一個彎,又踏上了另一個彎。我心中急躁,逐漸加快了速度,不知不覺中,一腳踩上了一堆樹葉,誰知那樹葉下面有一部分是虛的,我半只腳已經踩空,另外半只腳順著斜坡一路下滑,根本停不下來,不到半秒鐘,這只腳已經滑下了山路,我重心不穩,慌亂中伸手往山壁上抓去,不幸的是,沒有著力點,我抓了一個空,繼而另一只腳由于慣性的作用也滑下了山,我摔了下去。
    本以為這次要摔慘了,當我落到地上的時候,發現原來山路下有一小片窄窄的土地,只有兩米深,而我就摔在了這片土地上。謝天謝地,除了屁股疼,沒有大礙,于是我歇息了一下,又繼續尋點去了。
    八月份的一天,我正在山間尋點,微信提示音響了起來。我打開手機一看,嚇了一跳,原來我另一個同事小李在群里發了一張蛇的照片。雖說我在山上也見過不少蛇,有毒的,沒毒的,花色的,黑色的,長的,短的,我都有所目睹,但同事拍的這種蛇我屬實沒有見過,我乍一看就不寒而栗:周身布滿鱗甲,體型中等偏大,頭部略有紅色,上半身懸空揚起做防衛之勢,我一看見它就想起了眼鏡蛇(雖然應該不是)。
    當時我以為我同事只是在路上看見了這條蛇然后拍了照片,晚上回了旅舍小李才對我們講了這個故事的來龍去脈。那天中午,他在山上趕路,這條蛇就在他的前邊。小李有個習慣,行路的時候一直目視前方,很少留意腳下的東西,所以當他來到蛇跟前的時候絲毫沒有發現它的存在。恰巧的是,小李沒有發現蛇,蛇也沒有發現他,因此,當小李走過來的時候,蛇在路上一動不動,任由小李踩在了它的頭上。同時,小李感覺腿上有什么東西打了過來,低頭一看,驚恐萬狀,是蛇尾在他腿上橫掃,下一秒,他打破了一生中起跳速度的記錄,體內腎上腺素急速飆升,他的身體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彈了出去······ 
    我們聽著小李的講述,各個唏噓不已,這次幸好只是踩到了蛇頭,如果踩到蛇尾,那后果可能就不堪設想了·····
    九月,是蜂類出動的季節。紫陽盛產胡蜂,每年都會有幾個人被胡蜂所傷,各鎮上都發了通告,告誡人們要小心胡蜂。村民對我說,如果被胡蜂蜇兩三下,那就要去西安才能治愈,紫陽的醫院根本沒辦法;如果被蜇了七八下,那就真的性命難保了。
    當時我們在紅椿鎮,那兒的蜂群很多。有一次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,飯桌上有只土蜂爬到了我們項目經理的手邊,蜇了經理的手。隨后經理去了醫院,聽說腫了一大圈。第二天晚上我們從野外回來和經理聊天,發現經理的手腫得看不見血管。他說的一句話讓我們驚訝萬分:“今天已經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    我在蒿坪鎮上山的時候,近距離見過一次胡蜂。當時我背著包,一只黃頭蜂飛到了我的包上,我那時候還不清楚胡蜂長什么樣,以為這只是一只普通的蜂類,我就打開相機對它拍了照片,然后甩了甩包,把它趕走了。晚上回到旅舍,我把拍的照片仔細研究了一下,發現它竟然是胡蜂,回想起來,后怕不已。
    紫陽多山,而且多是土山,故此滑坡頻繁,危險事故頻發。我同事小鄭在乘摩托車前去上灣村的時候,前方遇到了滑坡,滑坡覆蓋了道路,摩托不得前行,于是他打算原路返回去別的村,不料在返回途中又碰見了滑坡,被困在了中間。那滑坡最高處有三米多高,最低處也有近一米,小鄭連連叫苦,這可怎么出去呀?司機師傅和小鄭兩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思量了半天,也沒有個出去的好方法,小鄭只得給我們的外業組長打電話求援,組長聯系了上灣村的村委會,請求村委會派人清理路面,這才解了滑坡之圍。
    就這樣,痛并快樂著,每天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我們翻山越嶺,不顧艱險,踏遍了紫陽的每一處土地,創造了無數淚水與汗水交織的感人故事。
    縱然有諸多危險和困難,地調院的三調人員依然克服了萬難,以非凡的毅力完成了調查工作,為祖國的大好河山貢獻了自己的綿薄之力。正是“不到竣工非好漢,須有苦來方有甜”!

    網站主辦:中陜核工業集團公司黨委工作部
    地址:西安市航天基地航天大道396號
    電話:029-62818148
    郵編:710100

    中陜核工業集團黨委工作部承辦  
    版權所有:陜西省核工業地質局  中陜核工業集團公司
    未經允許任何人在任何媒體不得擅自轉載和引用本網站的內容
    建議使用1024X768以上分辨率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  
    網站地圖 陜ICP備15016536號

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